荥阳周开谟故居

荥阳一处老宅的主人竟是道光帝的老师?

发布日期:2017-03-27   点击量:


荥阳一处老宅的主人竟是道光帝的老师?

2016-11-10 11:37 | 在荥阳

 

今天要讲的这个人叫周开谟。

周开谟是谁?

百科上是这样说的:

周开谟:字叔献,号广严,汜水县后白杨村人 ( 后移居北周村 )。清乾隆三十年(1765)举人,乾隆四十年(1775)进士,历任翰林院编修、德安府(今湖北安陆)知府、礼部郎中。

周开谟出身在汜水县一个书香门第,他的父亲叫周三重,是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举人。兄弟四人,他行三。

汜水县在哪?

估计大家一脸茫然。

其实荥阳西部的汜水、高山、王村、峡窝、刘河、庙子一带就是古汜水县。

后来没了,并入了荥阳,这个行政区划演变比较复杂,我们以后再做详细科普。

在公元2016年的今天,走进北周村依然能够看到高大的明清门楼,当地人称周氏老宅。

 

老宅最初的主人是一户姓赵的财主,赵财主有三个儿子,为避免不均,修了三套一模一样的院子。后来家道没落,儿子暴毙,丫鬟也在绣楼上吊。

风水先生认为这座宅子过于气派,赵家镇不住,于是宅子就空了下来。

周开谟此时已经告老还乡,闲居于后白杨村(今王村镇境内)。有次应朋友之约来到北周村。一天午睡起来后,他看到院子里一只猫和一条大蛇在周旋咬斗,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块龙虎争斗的宝地,于是便询问朋友这处宅院为何无人,朋友讲明原因后,周开谟不以为然,买下了这处宅院。

后来,除周开谟已经成家的老大儿子外,其他后人皆移居北周村。
 

我们回到文章的主题。

周开谟咋会成为道光帝的老师那?

在科举为仕的时代,我们当然还得回到科举本身来解答这个问题。

关于周开谟是哪一年中进士的,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就是嘉庆四年版。如果要成为道光帝的老师,我觉得这个版本可信度更高。

嘉庆四年(即1799年),周开谟进京殿试,一举中进士,之后被嘉庆帝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

后来他又升任礼部郎中,在京主持文会。

翰林院庶吉士这名字好熟悉,清宫剧里经常出现。

但具体是啥职位?我也是今天才弄清楚。

庶吉士,明清时期翰林院官员,为皇帝近臣,由科举进士中有潜质者担任,负责起草诏书,有为皇帝讲解经籍等责,为明内阁辅臣的重要来源之一。

说白了,这个职位有点类似于今天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博士研究生,但又高于这个,有点智囊的意思。

为皇帝及太子讲解经籍正是翰林院庶吉士的重要职责,而道光帝正是当年的太子。

周开谟与后来的道光帝建立师生之谊正是源于此。
 

周开谟离开京城是在17年后的1816年,为啥会离开?

因为翰林院庶吉士其实是个短期职位,目的是为了让他们得到历练,然后授予官职。
 

我们这位老乡去了哪?

湖北德安,空降为德安知府。

后来又升任汉黄德(汉口、黄州、德安)道台。
 

关于周开谟的轶事有很多。

其中有一则我觉得值得絮叨絮叨。
 

有一次汜水城大会,周家兄弟四人便趁此机会请求老师放假一天,到大会上逛逛。交换条件是路过等慈寺时要把那筒大碑的碑文给抄回来,结果兄弟四人在汜水城大会上玩过了头,等返程路过等慈寺时天色已黑,这下犯了难。周开谟灵机一动说道:不要紧,看不见可以摸,抄不成可以记在心里。于是就从前到后把碑文齐齐摸了一遍。等老师提问时,他直接背了下来。从此老师就意识到周开谟的特别,于是就因材施教。这为他后来乡试夺冠中解元,入京殿试点翰林,打下了才学上的坚实基础。
 

因材施教,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放在今天,仍颇具意义。

读这么多年书,我真觉得大家的智力没有啥大的差别,无非是反应快慢的问题,不过,也就是这个快慢,拉开了大家的距离。

同样听一节课,反应快的能够掌握八九成,甚至百分之百。慢的那?五六成,六七成吧,因为所有的知识都是连贯的,如果你基础没有打好,很可能陷入听不懂的恶性循环之中。

这个时候的正确做法是什么?

其实大家都知道,那就是先停下来,把未掌握的知识弄懂,加以练**,然后继续。

但是很多学生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带着疑问继续下一节的听讲。

结果疑问越积越多,最后彻底听不懂,只能放弃。

一个差生就这样炼成了。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们的班级太大了,老师根本顾不过来。

老师不够用吗?

不是,待遇太差,地位不高。在金钱至上的时代,选择做中学教师的人越来越少了。

尤其是男性。
 

明天,四年一届的欧洲杯就要开幕了,为足球操碎了心的广大球迷将要迎来一场狂欢。这不得不让人再次想起中国足球。

难道13亿中国人中真的挑不出11个牛逼的人吗?

我相信绝不是这样。也许,一个比马拉多纳还要牛逼的东方少年正坐在教室里埋头解答线性代数,体育课的铃声响了,他抱着足球兴冲冲的来到球场,却被告知:体育课取消,改上自**。

我相信未来一定会迎来真正的素质教育,能够做到因材施教,让每个学生自由发展,但这个时间一定很漫长,因为这是项浩大的工程。

任重道远。


据说嘉庆帝南巡时曾特意到汜水县拜访过周开谟,周翰林领道光帝一行人登上村后的最高建筑“文昌阁”上,然后指着南边的三山、万山说:“汜水县这里山多沟深,土地贫瘠,……。”

总之就是哭穷。

道光帝当然明白老师的意思,大笔一挥,从此北周村就半纳粮了。

可见师生之谊非同一般。
 

走进北周村会发现,周氏老宅多所老屋在历次运动中已经被拆,只留残垣断壁立在那里,风雨飘摇。现存老宅也只有简单保护。
 

我们常说记住乡愁,古老的建筑正是乡愁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历史最重要的见证者。
 

希望我们的后代在谈论关于北周村的故事时,除了典籍,还有实物可以触摸,那种真切的感受,是文字影像远远不能带来的。

版权所有:中原古民居 豫ICP备15001955号

技术支持:中扬科技    网站总访问量[ ]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