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西民居

游九皋山

发布日期:2017-03-15   点击量:


作者:赵国锋

夏末,受朋友之约,与郑州市古村落保护志愿者、古文化保护志愿者、画鹤的画家一起,冒着蒙蒙细雨,前往洛阳市嵩县探寻仙鹤的故乡。

古文化保护志愿者崔老师是郑州市四十七中学的音乐老师,热衷于公益事业,曾差一点丢掉工作。他说,从《诗经》里看到,洛阳市嵩县有一个叫九皋山的地方,是文字记载鹤最早的地方,也就是说,鹤的故乡应该在我们河南省洛阳市嵩县。古代嵩县漫山遍野到处是鹤,时移势易,如今嵩县少有鹤的身影。他了解到全国各地都在争鹤的故乡,他计划和其他志愿者有一个梦想:要策划和呼吁把鹤重新引回故乡,打造鹤文化品牌,还原鹤文化,让世人知道嵩县是鹤的故乡。

鹤的寿命据说可以达到6080年,所以被称为仙鹤,迷信者认为鹤能来往与阴阳两界。鹤在中华文化中是吉祥鸟,与其相关的成语有很多:爱鹤失众、别鹤孤鸾、别鹤离鸾、不舞之鹤、惭凫企鹤、骖鸾驭鹤、虫沙猿鹤、骀背鹤发、独鹤鸡群、断鹤续凫、凫短鹤长、凫鹤从方、凫胫鹤膝、凤鸣鹤唳、焚琴鬻鹤、风声鹤唳、孤雌寡鹤、龟鹤遐龄、龟鹤遐寿、龟龄鹤算、龟年鹤寿、龟年鹤算、孤云野鹤、鸿俦鹤侣、鹤处鸡群、鹤发鸡皮、鹤发松姿、鹤发童颜、鹤归华表、鹤骨鸡肤、鹤骨龙筋、鹤骨霜髯、鹤骨松姿、鹤困鸡群、鹤唳华亭、鹤鸣九皋、鹤势螂形、鹤膝蜂腰……
文人墨客以鹤为题材的作品也很多,鹤在画中出现的很多,诗词歌赋提到鹤的也很多。例如:李白诗句“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陆游诗句“龟息无声唯默数,鹤躯苦瘦坐长饥。”刘禹锡诗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范成大诗句“谁将玉笛弄中秋,黄鹤归来识旧游。”韦应物诗句“心同野鹤与尘远,诗似冰壶见底清。” 崔颢“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在嵩县旅游局的指引下,午饭后,我们抵达九皋山下,此山是古都洛阳的南屏障,有泰山之雄、华山之险、黄山之奇,自古是伊川十六景之一。山麓有一在当地驰名的三清观,正是三天庙会的第一天,周围老百姓正陆陆续续来这里上香。

我们找到正在忙碌的三清观道长作向导,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绕了一大圈,驱车登上了九皋山,也有人称鸣皋山。山上到处是红色的石头,山顶有一道观名曰“鹤鸣观”,殿中供奉祖师爷。殿始建于秦朝,唐代贞观年间,大将尉迟公游九皋山捐资重修了庙宇,立碑一块,上刻“鹤鸣宝地”,此四字至今还在。从古碑文字上可以看出,明代嘉靖年间和清代康熙年间均重修此道观,唐代时,东至汝阳的紫罗山,西至王莽寨山,南至崖口,北至洛阳龙门均属于鹤鸣观属地。可见鹤鸣观在历朝历代的地位。最近几年又重修了道观,前殿门匾为“鹤鸣宝地”,后殿门匾为“鹤鸣松声”,地上有残缺的唐代“重修鹤鸣观”石碑和“鹤鸣九皋”石碑。道观大殿前有三眼很古老的水井,尽管海拔900多米,井依然有水。道观负责人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据她介绍,三眼井分别叫黑龙井、白龙井、黄龙井,相距近一步之遥的三眼井出水颜色不同,分别是黄色、黑色和清澈。我们观看,确实如此。

尽管是夏天,站在山顶依然冻得瑟瑟发抖,极目远眺,可见西南的陆浑水库俨然一块碧玉,北方是蜿蜒流淌的伊河,四周满眼苍翠的山脉。“如果是晴天,可以看到龙门石窟。”向导说。

嵩县地灵人杰,英才辈出,商代成汤三聘伊尹于此,伊尹、伊陟父子丞相辅佐商四代帝王。宋代著名理学家程颢、程颐定居“两程故里”,开馆讲学,著书立说。李白、杜甫、白居易、韩愈等文人骚客曾游历嵩县,留下千古名篇。现代史上此地走出的百余名专家、学者、教授,遍布海内外。

紧邻此地的伊川县因有嵩山和伊河,加之风景秀丽,赵匡胤派风水先生为皇家选陵地时,伊川县、巩县、荥阳同时被列为候选地。因巩县可以让往生者头枕嵩山、脚蹬黄河,气势更加宏伟,赵匡胤选定了巩县。当时在朝廷工作的枢密使王博文和副枢密使范仲淹深知此秘密。所以,范仲淹在世时,将母亲安葬于伊川县,头枕嵩山之首、脚蹬伊河之地,他在江苏亡故后,家人千里迢迢将他也安葬与此陪伴母亲。王博文则将自己父母安葬在荥阳,头枕嵩山余脉——五云山、脚蹬黄河的古龙泉之地,后人为看坟墓搬迁来此,繁衍生息才有了后来的上街区马固村,后代人才辈出。

从鸣皋山下来,我们冒雨顺便游览了“两程故里”,又拜谒了范仲淹墓和唐朝辅佐过李世民、李治、武则天的著名宰相姚崇墓。范仲淹和姚崇都是两个大孝子,都是母亲因为家族不让入祖坟,将母亲先埋葬与此,后自己也魂归于此。到清朝,范仲淹第十四代后人感觉先辈荒野孤坟无人看管,才有人搬迁来守坟,如今在范仲淹墓旁边,后代已繁衍成一个村庄“范营”。

我上网搜索诗经·小雅,发现了《鹤鸣》的内容:“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鱼潜在渊,或在于渚。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宅萚。它山之石,可以为错。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鱼在于渚,或潜在渊。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榖。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原来,鹤鸣九皋成语来源于此。

唐代诗人李群玉《送于少监自广州还紫逻》写道:“鸣皋山水似麻源,谢监东还忆故园。海峤烟霞轻逸翰,洛川花木待回轩。宦情薄去诗千首,世事闲来酒一尊。明日中书见颜范,始应通籍入金门。”可见当时嵩县、伊川一带多么美丽!

李白在洛阳结识杜甫后,遍游嵩县,写下了《鹤鸣九皋》、《鸣皋歌》和《送岑徵君归鸣皋山》等诗篇。其中《鹤鸣九皋》写道:“昭化呈仙质,长鸣在九皋。排空散清泪,映日委霜毛。凝聚思寥廓,千山望郁陶。香凝光石见,风积韵弥高。风侣攀何及,鸡群思无忽劳。升天如有应,飞舞生蓬蒿。”

这充分说明,在唐代,嵩县自然环境多么幽美,陆浑湖、伊河沿岸草木茂盛,水中鱼儿成群结队,河水清澈见底,水中各种各样的水鸟在觅食、嬉戏,洁白的鹤显得特别突出,山间仙鹤鸣叫翱翔,抬头仰望蓝天,一群群仙鹤形成宛如一朵朵快速移动的白云。

我忽然想起,在荥阳市的环翠峪有一个地名叫“落鹤涧”,据说是周厉王之子王子乔在此修炼成仙后,天天驾鹤吹箫到处游离,最后从此升天。因此,后来有了人死文雅的说词“驾鹤西去”,说不定,他当时也时常光顾九皋山哩!

陪伴热心肠的公益者一天,我了解了很多鲜为人知的知识,殷切希望他们的梦想早日变为现实!让鹤重归故乡。

版权所有:中原古民居 豫ICP备15001955号

技术支持:中扬科技    网站总访问量[ ]  后台登录